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大城速览
   第A03版:今日关注
   第A04版:晨语
   第A05版:晨思
   第A06版:要闻时事
   第A07版:都市新闻
   第A08版:都市新闻
   第A09版:公益广告
   第A10版:都市新闻
   第A11版:都市新闻
   第A12版:社会新闻
   第A13版:社会新闻
   第A14版:社会新闻
   第A15版:社会新闻
   第A16版:社会新闻
   第A17版:专题
   第A18版:区县民生
   第A19版:国内新闻
   第A20版:国内新闻
   第A21版:广告
   第A22版:国际新闻
   第A23版:国际新闻
   第A24版:巴西世界杯特别报道
   第A25版:巴西世界杯特别报道
   第A26版:巴西世界杯特别报道
   第A27版:巴西世界杯特别报道
   第A28版:体育新闻
   第A29版:体育新闻
   第A30版:文娱新闻
   第A31版:文娱新闻
   第A32版:读者拍客
   第B01版:经济新闻
   第B02版:经济新闻
   第B03版:经济新闻
   第B04版:经济新闻
   第B05版:经济新闻
   第B06版:证券投资
   第B07版:证券投资
   第B08版:证券投资
   第B09版:旅游周刊
   第B10版:主题策划
   第B11版:玩家指路
   第B12版:玩家指路
   第B13版:健康周刊
   第B14版:一周健闻
   第B15版:名医访谈
   第B16版:健康方式
   第C01版:文化早茶
   第C02版:文化头牌
   第C03版:全媒体·视讯
   第C04版:全媒体·看台
   第C05版:文化专题
   第C06版:全媒体·网文
   第C07版:副刊·连载
   第C08版:今晨播报
第C07版: 副刊·连载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晒在边上
“一舸女士”是谁?
生存面前必须强悍
姜文呛记者到底为啥
    《北京晨报》电子版维权胜诉
 
  2014年6月4日    目录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下一篇  
http://www.morningpost.com.cn/             北京晨报网
“一舸女士”是谁?

   ●张超

  舸,音葛,大船也。人如其名,在风云激荡的大革命年代,其航线变幻莫测,极其诡异,一些航迹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在《性史》中,“一舸女士”是被人们称为“奇女子”褚松雪的化名,常用笔名褚问鹃,生于1895年。

  舸,音葛,大船也。人如其名,在风云激荡的大革命年代,其航线变幻莫测,极其诡异,一些航迹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她生于浙江嘉善县城关鎮一户没落的官宦之家,少时父母双亡,饱受势利的哥嫂白眼,练就她泼辣倔强的性格和见风使舵随机应变的本领。为逃婚,这位吴侬弱女只身远走山西阳高一山村小学任教,更令人折服的是,她竟敢搬走庙堂的菩萨把庙堂变教室,其气魄犹如汉子,一时成为新闻人物。

  时在北大任教的张竞生看到《晨报》相关报道后,深为折服,与之笔交。她也在报上看到关于“爱情定则”的讨论,两人有相见恨晚之感,不久成为眷属。《晨报》无意中扮演了红娘角色。

  因张与李大钊有交往,且后来与李同被军阀绞杀的张挹兰常到张寓,与褚亲如姐妹,褚大约此时开始接受先进思想并秘密参加革命。她天资聪慧,任性好学,写得一手好文章,文白兼善。故与张婚后能以一篇出色论文被北大国学门研究院破格录取为研究生,其导师均为大师级学者。

  1927年春。张到上海开“美的书店”并主编《新文化月刊》,褚初曾随行,不久便常不知所终。张误以为她有外遇而夫妻开始交恶。其实是她正周旋于国共两党的政治漩涡中,张却蒙在鼓里。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褚松雪曾任国民党妇女部长一职。张毕生不知其曾据此高位。可见褚城府之深!

  20世纪20年代末,他们已彻底分道扬镳。

  20世纪30年代初,褚另结新欢,男友王蛟池是毛泽东湖南一师同学,是位坚定的布尔什维克,与褚常被当局追捕。其时褚诞下双胞胎麟儿,取名王志高、王志远。因自顾不暇,只得忍痛送到南京孤儿院,自此失散。若哥俩健在,当已年逾八旬。

  在江西红军反围剿后期,“一舸女士”成为围剿苏区国军主力陈诚部麾下。抗战军兴,随国军从武汉、恩施至重庆,主编军中刊物《偕行》,成为国军第一位女上校。

  抗日胜利后,她随广东省长罗卓英莅穗任秘书。1947年,罗忽调东北打内战,褚未随行,改赴江西一友人农庄悠居。临解放,该友因抗击解放军被捕杀,她化装成农妇仓皇逃沪,侥幸于封关前夕去了香港。因证件尽失,滞港经年,幸得旧同事在台为其觅得军中档案,始获允赴台,与儿子黄嘉团聚,自此以笔耕为乐,未再从政,有《花落春犹在》三卷本自传体小说留世。

  褚晚年不幸成植物人,1994年辞世,寿命几达一个世纪。

  综观其一生,先是信过各种主义,最后皈依基督教,漂泊无定,其化名有深意焉!(本文作者为张竞生先生的儿子)

 


 
版权所有 北京晨报 1998 - 2013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晨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合作伙伴
Copyright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