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大城速览
   第A03版:今日关注
   第A04版:晨语
   第A05版:晨思
   第A06版:要闻时事
   第A07版:要闻时事
   第A08版:要闻时事
   第A09版:要闻时事
   第A10版:都市新闻
   第A11版:都市新闻
   第A12版:社会新闻
   第A13版:社会新闻
   第A14版:社会新闻
   第A15版:社会新闻
   第A16版:特别报道
   第A18版:国内新闻
   第A19版:国内新闻
   第A20版:国内新闻
   第A21版:国际新闻
   第A22版:国际新闻
   第A23版:广告
   第A24版:市场动态
   第A25版:体育新闻
   第A26版:体育新闻
   第A27版:文娱新闻
   第A28版:文娱新闻
   第A29版:全媒体·视讯
   第A30版:全媒体·网文
   第A31版:副刊·连载
   第A32版:今晨播报
   第B01版:经济新闻
   第B02版:经济新闻
   第B03版:经济新闻
   第B04版:经济新闻
   第B05版:经济新闻
   第B06版:证券投资
   第B07版:证券投资
   第B08版:证券投资
   第B09版:3C周刊
   第B10版:3C观察
   第B11版:3C焦点
   第B12版:3C江湖
   第B13版:商业周刊
   第B14版:金融理财
   第B16版:金融理财
   第T01版:观沧海
   第T02版:观沧海
   第T03版:观沧海
   第T04版:观沧海
   第T05版:观沧海
   第T06版:观沧海
   第T07版:北京晨报
   第T08版:北京晨报
第T03版: 观沧海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一支永不归来的舰队
    《北京晨报》电子版维权胜诉
 
  2014年7月25日    目录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http://www.morningpost.com.cn/             北京晨报网
一支永不归来的舰队

  讲述人:刘春庆   北洋水师大沽船坞遗址纪念馆馆长

   九河下梢,海河入海口的大沽船坞遗址,曾是北洋水师舰船不可或缺的“命脉”基地、补给之源。近日,北京晨报记者来到天津的北洋水师大沽船坞遗址,盛夏里响成一片的蝉鸣声中,这座被历史尘封百余年的古老船坞,依然透着几分孤寂和萧索,似在默默诉说着当年那场海战的悲壮和沧桑。

  海面仿佛弥漫着硝烟味道

  走进天津市船厂,经过“北洋水师大沽船坞遗址纪念碑”,左拐就是大沽船坞纪念馆。正是本该热热闹闹的暑假,馆中却悄然无人。记者轻轻推开大门,尘封的百年前气息刹那而破,仿佛,还弥漫着海面上的硝烟味道。

  “北洋海防兵轮船舰日增,每有损坏,须赴闽沪各厂修理,程途穹远,往返需时。设遇有事之秋,尤难克期猝办……”约140多年前,李鸿章给清廷上了这么一道奏请,以阐明北方急需建造一座大船坞。1880年,李鸿章获准建坞。

  大沽船坞建成后,北洋水师除定远、镇远两艘吨位较大的舰船无法进入海河口导致不能入坞修理外,舰队其他巡洋舰、炮舰、鱼雷舰、驱逐舰、海防舰等舰船全都在这里整修过。

  “超勇”、“扬威”、“镇东”、“镇西”、“镇南”、“镇北”……大沽船坞纪念馆的展墙上列出了甲午战争期间大沽船坞所修过的舰船。北洋水师大沽船坞遗址纪念馆馆长刘春庆说,甲午海战期间,大沽船坞承担着北洋水师舰船的维修任务,除了因为吨位过大不能进坞者外,北洋水师的25艘舰船有18艘曾多次在大沽船坞修理过。

  开坞门迎接舰船百年未变

  从大沽船坞纪念馆往里走,经过天津市船厂的新厂区,远远就能望见海了。大沽船坞延绵至今的遗迹存身于旧厂区内。

  甲坞,大沽船坞八座船坞中最大最深的一个。19世纪末投资最多、最宏伟的中国第一座木质板基船坞,可容纳2000吨的船舶。

  已有134年历史的甲坞一直使用至今,承担的使命是修船。“一艘修好的船刚出去没几天,现在水排空了。”刘春庆说。

  站在甲坞的“坞门”处,与碧波只有一门之隔,面临海河,海风习习,百余年前的景象倏忽间就与今日重叠。

  “船坞百余年没变,船坞这样迎接舰船的方式也始终没有变。”刘春庆说。

  记者今日看见的甲坞,与百余年前相比,仅有两处不同。一是当年的船坞结构为板基泥坞,现代改建为钢筋水泥。二是当年的坞门是两侧打开的双扇木质门,1968年改造为浮箱型坞门。

  甲坞中曾栖息过北洋水师的多艘战船。如今,烈日骄阳下,船坞空寂无人,一百多年了,或许它还在等待永不能归来的北洋舰船。

  屋脊青砖诉说曾经的辉煌

  海河岸边、甲坞西侧,是建坞初期的轮机厂房,保留至今,结构尚完好。结构精巧的屋脊,还在庄严地昭示着这座厂房曾有的辉煌;墙上残留的青砖,无声地诉说着北方最早的船舶修建基地曾有的“奢华”。

  这是大沽船坞最大的厂房,传说由法国人设计,南北纵向55.6米,宽19.8米。刘春庆说,据考证,作为机械加工车间,当年这个高大宽阔的厂房里安放了很多机床设备,工人倒是不多,20多名,在此加工过各种船舰机件,制造过多种枪械。

  “现在很难找到保存这么完好、这么古老的工业车间了。”他感慨道。夕阳投射在已成遗址的老厂房里,从颓破的窗子望出去,能看见三三两两的船厂工人正在经过。

  厂房外侧,相传李鸿章亲手所植、纪念三年未归家病死船坞的技师夫妻的两株白杨,正迎着夏日的海风招展。

  至今放河灯不忘“高升”号

  直到现在,天津大沽地区的人,说起当年的“高升”号,还别有一番悲情滋味。

  “高升”号事件是导致甲午战争全线开战的标志性事件。1894年6月,中日海战在即,英国商船“高升”号被清政府雇佣。随后发生的是大家都熟知的丰岛海战,“高升”号被击沉,葬身海底。

  当年,“高升”号驶入大沽口,接运清兵。傍晚,1000多名北塘炮台仁字营官兵,列队大沽船坞炮厂门前,乘船驶向大沽口,成千上万的塘沽民众在岸上为远征的清兵送行,船上的清兵纷纷向岸上的民众挥手告别。谁成想,这一别,许多清兵就踏上了不归之路。

  “高升”号沉没的消息传到了北塘炮台仁字营,悲声一片。仁字营请来了大沽船坞木样的技工,会同北塘民间艺人,用竹竿和芦苇扎成了一艘“高升”号,船上坐满了纸人,犹如整装待发的仁字营千余名官兵。

  夜幕降临了,扎成的“高升”号被放在了北塘炮台临河的空地上,北塘民众围得水泄不通,仁字营官兵和北塘民众一起面向大海,朝着“高升”号沉没的海域三叩首,托付海浪带去他们的哀思。

  民俗作家于辉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每年七月十四盂兰会,天津北塘人在放河灯悼念海难故去的亲人时,总有人在河里也放上一艘“高升”号,以示不忘卫国远征的官兵,这已经成了北塘地区的民俗。

  大图:1886年,定远、镇远等舰停靠长崎(史料翻拍)。

  小图:天津市船厂陈列着北洋水师的将领塑像和舰模。

  当年铁舰下落

  定远号

  定远舰于1895年2月9日被日军由占领的炮台炮火击中受重创,次日丁汝昌下令由北洋海军自行炸毁定远舰。

  济远号

  与铁甲舰“定远”、“镇远”同批订购,1885年8月完工,同年10月驶抵大沽口加入北洋水师。首任管带方伯谦由于在黄海大战中擅自脱离战斗,被判军前正法,于1894年9月24日在旅顺军港被斩首。济远舰1895年2月17日被日军俘获,1895年3月16日加入日本海军。1904年11月在日俄战争日军攻打旅顺的战斗中,在旅顺港外触雷沉没。

  镇远号

  2月17日镇远舰被日军缴获,屈辱地编入了日本海军。1912年4月6日出售拆解,所遗铁锚、铁链被日本政府陈列于东京上野公园。

  超勇号

  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承造,1881年11月22日驶抵大沽口加入北洋水师。“超勇”、“扬威”在设计、武备水平等方面与当时西方列强同类军舰相当,两艘近代巡洋舰的加入,使北洋海军的建军步上一个新台阶。中日甲午战争,元老舰“超勇”虽然舰体严重老化,但也奔赴战场。黄海海战中,孤立无援的“超勇”在日舰炮火的集中攻击下,沉没于黄海海域中。

  致远号

  致远舰激战五小时弹尽且受重创后,邓世昌欲冲撞日舰与之同归于尽,但被击沉。邓世昌与致远舰同沉,同舰官兵246人同殉职,仅7人获救。

 


 
版权所有 北京晨报 1998 - 2013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晨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合作伙伴
Copyright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