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北京发布
   第A03版:北京身边
   第A04版:国内时事
   第A05版:专题
   第A06版:文娱新闻
   第A07版:体育新闻
   第A08版:今晨播报
   第A09版:会客厅
   第A10版:会客厅 看专栏
   第A11版:会客厅 口述史
   第A12版:会客厅 听讲座
   第A13版:品书斋
   第A14版:品书斋 专题
   第A15版:品书斋 专题
   第A16版:品书斋
第A11版: 会客厅 口述史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王宏:做父母是一种能力
布莱克是挖掘不尽的
    《北京晨报》电子版维权胜诉
 
 
  2017年4月2日    目录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http://www.morningpost.com.cn/             北京晨报网
王宏:做父母是一种能力

  曾经是大学老师的王宏,当时并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因为儿子豆豆的到来,而如此不同。

  熟知心理学和教育学知识的她,本以为当好一个妈妈的角色易如反掌,却没想到“做父母是一种能力,不是一种知识或者学历。”为了让豆豆从一个“木头人”,重新变成“小活人”,王宏辞去了自己的工作,走上了“豆豆妈妈”的亲职之路。

  而今,远在大洋彼岸的豆豆,即将在今年5月获得自己的大学双学位;身在北京的豆豆妈妈,也在13年的时间里,为3000多个家庭提供了自己的帮助,“因为豆豆,我又回到了心理学。孩子让我成为了一个妈妈的角色,而成就孩子,也让我的人生更加完美。”

  为了让更多的家庭可以分享王宏的成功经验,王宏和自己的团队也将豆豆妈妈的家长课堂搬到了网上,“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种情怀,希望更多的家庭可以受益。人生来并不知道如何做父母,但好的父母只有一点,那就是为了孩子,愿意改变。”

  王宏

  1967年4月14日出生在黑龙江省伊春市,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豆豆妈妈工作室首席专家,家庭教育专家,擅长子女教育与家庭关系调节。

  受父母影响学习心理学

  1967年4月,我出生在黑龙江省伊春市,这里有林都之称,也是红松的故乡。我的父母做了一辈子的教育工作——过去伊春只有六所中学,他们分别担任其中两所中学的校长。在这样的环境中,父母对我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我也能够成为一名老师。不过,最终因为我的性格比较独特,在高考时,父母为我填报了北京师范大学的心理学系。在他们看来,这样的专业,既和教育相关,又不需要去中小学任教那样辛苦——出来就是大学老师了。

  就这样,1985年的9月初,懵懵懂懂的我来到了北京。从小到大,我去过的最远的地方是大连,北京在我心目中,是一座神秘而且难以高攀的城市。我还记得那时很流行一首歌谣:“大雨哗哗下,北京来电话,让我来当兵,我还没长大。”印象中那个时候的北京特别大,马路特别宽,完全不同于伊春,到处都非常的干净、整洁。

  刚开始接触心理学课程的时候,我并不喜欢。特别是在最初的课程中,有大量的东西需要背诵,这对于擅长理科的我来说,有点难以接受,甚至可以说一度很失望。好在学着学着,课程中开始有了实验心理学、统计学等课程,这才让我开始对心理学产生了兴趣。

  1992年,我硕士毕业。因为导师和中央电视台合作项目的缘故,我的毕业论文做的是《如何让孩子在看动画片中学习知识》,这是一个有关于寓教于乐的研究,也是我对儿童教育最早的接触。

  曾经是失败的豆豆妈妈

  真正的改变发生在我的儿子出生以后。1995年,我生下了豆豆。当时,我觉得自己当豆豆妈妈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因为我自己就是学心理学的,所有的教育理念我都很熟悉。但事实证明,在我生下豆豆的前八年,我是一个失败的妈妈。我的个性比较急,做事喜欢追求完美,而豆豆天生是一个性子比较慢的“和平型”孩子。虽然我学过专业的知识,也知道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必然会经历失败,但我总觉得,事不过三,因此对豆豆的要求也格外严格。就这样,在豆豆8岁那年,我发现豆豆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眼神中没有一点光泽,我这才意识到,是我对豆豆的教育出了问题。

  为了专心做好豆豆妈妈,2004年我辞掉了工作。最初,我认为可能是自己学习的知识落后了,于是我希望去考取博士。这个时候,来自台湾的“亲职教育”专家钟思嘉教授在北京开设了一个儿童教育工作坊。我将所学到的东西用在豆豆身上,很快豆豆从一个木头人,变成了小活人。这让我认识到,做父母是一种能力,而不是一种知识或学历。

  豆豆的变化,让身边的人感到特别惊讶。不少家长找到我,希望学习让豆豆变化的秘籍。在这种情况下,我组织了第一个父母团体,后来又开设了父母效能系统培训课程,有了豆豆妈妈工作室,我还将这些家庭的故事编辑成了我的第一本书《豆豆妈妈的成长》,讲述为人父母的苦涩和快乐。

  成就孩子让我的人生完美

  从成立豆豆妈妈工作室至今,豆豆已经从那个8岁的男孩成长为21岁。今年5月,我就要飞往美国,参加豆豆的毕业典礼——他将获得自己的数学和艺术双学位。而在过去的13年中,我也为3000多个家庭解决了各种子女教育和家庭关系方面的问题。

  在我看来,孩子们遇到的问题往往很简单,通常表现为不知道如何去做,而家长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绪。我遇到的最多的孩子,就是“狼追型”,父母永远处在催促、说教的角色,而孩子永远是不催不动,甚至催了也不动。遇到这样的孩子,最好的做法,就是将他从“狼追型”,变成“驱力型”。比如豆豆小时候不爱运动,是个小胖子。我开始做豆豆妈妈工作室以后,尝试引导他运动。因为豆豆喜欢玩游戏,所以我告诉他,你每天做多长时间的运动,就可以玩多长时间的游戏,豆豆听完眼睛就亮了。通过这种外驱力,豆豆开始每天跑步,而我则制作了一个美言录,每天说一句夸奖他的话,增强他的自信心。这个方法,就是我后来用的“三表一录”,三表指的是时间表、星星表和礼物表。

  可以说,因为豆豆我又回到了心理学。在这个过程中,我帮助了3000多个家庭,但这其中,最成就的其实是我自己,而受益最大的是豆豆。孩子让我成为了一个妈妈的角色,而成就孩子,也让我的人生更加完美。

  北京晨报记者何安安 实录

 


 
版权所有 北京晨报 1998 - 2013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晨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合作伙伴
Copyright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