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北京发布
   第A03版:北京身边
   第A04版:国内关注
   第A05版:国际热点
   第A06版:文娱新闻
   第A07版:体育新闻
   第A08版:城市表情
   第A09版:会客厅
   第A10版:会客厅·看专栏
   第A11版:会客厅·口述史
   第A12版:会客厅·听讲座
   第A13版:品书斋
   第A14版:品书斋·专题
   第A15版:品书斋·专题
   第A16版:品书斋·书评
第A11版: 会客厅·口述史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周晓初:追求生活慢节奏
他为中国农村“立传”
    《北京晨报》电子版维权胜诉
 
 
  2017年8月27日    目录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http://www.morningpost.com.cn/             北京晨报网
周晓初:追求生活慢节奏

  70后的周晓初,和同龄人有点不一样。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打小我就跟其他孩子格格不入,弹球、洋画儿……别人玩的我都不爱……”

  许是家族血液里遗传的基因,能让周晓初上心的只有玩鹰和做弓,“跟打猎相关的东西我都爱,能随便玩的年代我赶了个尾巴。近十多年来的主要兴趣是做弓和收藏——我收藏老的鹰猎器具和清弓箭。”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不过十几岁的他,就已经举着鹰逛鸟市了。周晓初说:“到现在,北京40岁以上玩鹰、玩鸟的人,基本上没有没听说过我的。”

  “生活要舒服,赚钱要有够,能喝上面儿粥就不错。”自诩对人生规划非常欠缺的周晓初,喜欢追求的是生活的慢节奏,他说:“能玩鹰,能做弓,能把自己会的手艺往下传。”当然,最让周晓初感到遗憾的,是中国传统射箭技法的日益衰败,“虽然现在传统弓箭做弓的技法没有失传,但射箭的手法现在却面临着无法普及的困境,我希望可以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恢复中国传统射箭手法”。

  周晓初

  1977年11月16日生于北京,清弓箭制作传承人,鹰猎器具及清弓箭收藏家。在潜心制作清弓之余,周晓初对清弓的型制、画活背后的文化解析和历史渊源,亦有很深的研究。

  玩鹰过去靠的是经济实力 

  周晓初说:“我们家从上几辈子都是生意人,祖宅就在现在的崇文门新世界。”借着奶奶和父亲的描述,他想象着祖辈们的风光,“家里的生意不少,珠宝、皮货、古玩都做,家里还有一个帽子厂”。

  因为有钱,玩鹰便成了家里上下几辈儿的共同爱好,周晓初说:“玩得最盛的,就是奶奶的父亲这一辈,但他没有儿子,只有我奶奶这么一个独生女。”周晓初说,在过去,玩鹰是有钱人家的专利,“这跟社会阶层没关系,完全要靠经济实力”。

  这位喜欢玩鹰的太姥爷,在周晓初3岁那年去世。“他已经完全脱离了傻玩,关心玩鹰背后的文化,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充分的理论基础。比如说喂鹰的水葫芦,为什么约腰翘头?一般人只知道这样比较美观。我太姥爷却发现,这跟鹰猎有关——鹰猎的季节基本在冬季,冬天外界很寒冷,但冷水容易伤鹰,所以人们习惯于将水葫芦揣在怀里,以保持水温,约腰翘头的造型,正好适合入怀。”周晓初说。

  受太姥爷、奶奶、父亲的影响,周晓初自小就痴迷于这些,他说:“现在普通人对玩鹰有几大误区:一是认为玩鹰的都是旗人;二是觉得玩鹰的传统主要在新疆、内蒙古等地,后来才传入北京;三是认为熬鹰就是虐鹰,搞得跟集中营似的。这些看法都不靠谱。比如熬鹰,在正经的鹰猎师面前,一般电视节目里找的那些人,说的有不少是谎言。”

  因玩鸟开始学习做清弓 

  因为从小耳濡目染,周晓初对玩鹰的热爱,远胜于父亲,“对于人生的规划我比较欠缺,就是从小爱玩”。周晓初认为自己血液里有着家族遗传的基因,“只要是和打猎相关的东西,我都非常感兴趣”。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的周晓初刚好赶上了鹰猎的尾巴,跟着父辈们上山逮过兔子抓过山鸡,他说:“打小我就跟其他孩子格格不入,弹球、洋画儿……别人玩的我都不爱,这东西有意思吗?”

  十几岁时,周晓初就已经成了家附近鸟市的常客,没事就举着鹰去溜达,“鸟市就跟茶馆一样,是个小社会,也是学习、展示、交易的地方”。不过,随着鹰猎逐渐淡出现如今的生活,周晓初也渐渐不去鸟市溜达了,“现在的鸟市,都是牡丹、鹦鹉、巴西龟的天下了”。

  幸运的是,因为早年间混迹鸟市的缘故,周晓初结识了不少鹰友、鸟友,也结识了自己后来的制弓师傅孙有元。“过去老北京,玩鹰的人一般也玩鸽子,玩鸽子讲究有三件宝,弓、挎、哨,这里边的弓就是弩弓。我在鸟市上结识了一位好友,他对我说,‘我父亲也做弩弓。’”就这么着,在朋友的介绍下,周晓初很快就迷上了弓箭制作,为了学得这门手艺,2002年,周晓初正式拜孙有元为师,潜心学习清式筋角复合弓的制作。

  做弓和收藏就是我的生活 

  “一开始就是单纯喜欢,接触以后发现,弓箭里边的知识博大精深。每朝每代的弓型都不一样——弓型的改变,能够改变弓箭的打击效果。”周晓初说,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只有清弓是没有任何争议的中国弓型。

  “我现在的生活就是围绕着做弓和收藏两件事。”周晓初说,做弓这件事急躁不得,“做弓就跟种庄稼一样,一年收一拨儿”。一把清式筋角复合弓,从选材到成品,大大小小需要经历近两百道工序,周晓初坦言,一年的极限,也不过十几张弓。他说:“比如勒面儿,从早上起来,一天最多能勒四张牛角——牛角,在弓里边叫弓面儿。”

  周晓初享受着自己的慢节奏生活,“能玩鹰,能做弓,能把自己会的手艺往下传”,这就是周晓初梦寐以求的理想生活,“我这个年龄的人,基本上都在忙着赚钱。但我比较追求生活的慢节奏,生活要舒服,赚钱要有够,能喝上面儿粥就不错”。

  做弓的闲暇,周晓初把自己的大部分精力放在对清弓箭和鹰猎用具的收藏之上。得益于祖辈的传承和这些年来自己在各地古玩市场的淘换,周晓初收藏颇丰,他说:“这两类收藏,我感觉目前没有人可以和我比。我放弃了年轻人该有的物质生活,让自己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我觉得这一切都很值得。”

  北京晨报记者 何安安

 


 
版权所有 北京晨报 1998 - 2013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晨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合作伙伴
Copyright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