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第一眼
   第A03版:最重点
   第A04版:北京关注
   第A05版:北京街区
   第A06版:北京身边
   第A07版:北京身边
   第A08版:北京发布
   第A09版:北京现场
   第A10版:有事找晨报
   第A11版:北京拍案
   第A12版:国内关注
   第A13版:公益广告
   第A14版:国内纵览
   第A15版:国际人物
   第A16版:国际纵览
   第A17版:经济新闻
   第A18版:经济新闻
   第A19版:证券投资
   第A20版:体育新闻
   第A21版:体育新闻
   第A22版:圆桌
   第A23版:今晨播报
   第A24版:专题
   第B01版:文娱界
   第B02版:文娱界·视点
   第B03版:文娱界·视点
   第B04版:文娱界·视点
   第B06版:文娱界·视点
   第B07版:文娱界·新闻
   第B08版:文娱界·新闻
   第B09版:汽车周刊
   第B10版:行业聚集
   第B11版:行业聚集
   第B12版:京城车市
   第B13版:旅游周刊
   第B14版:行业观察
   第B15版:环球旅讯
   第B16版:玩家指路
第B04版: 文娱界·视点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这些童书小心翼翼地给孩子们讲故事
    《北京晨报》电子版维权胜诉
 
 
  2017年9月12日    目录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http://www.morningpost.com.cn/             北京晨报网
这些童书小心翼翼地给孩子们讲故事

   “是什么决定了我们生活中发生的事情?我们是否有选择的机会?在涉及所有主导着我们生活的各种各样的事情、选择和意外事件时,人们之间的关联又有着怎样的意义?我们的生活是由自己还是他人决定的?”这一连串的问号是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基金会主席帕奇·亚当娜提出的,她同时推荐大家从一本来自巴西的名为《小心翼翼》的儿童绘本中寻找这些深刻问题的答案。

  这本童书中既找不到我们常见的真善美字眼,也没有告诉孩子们什么是对和错,作者罗杰·米罗只是想要通过它给孩子们分享一个秘密,因为他在写作时不会总想着孩子们是不是能够理解、他们觉得好不好,“我给我自己写作。”罗杰·米罗的这个观点与来自日本的绘本大师伊东宽如出一辙,伊东宽认为,如果刻意考虑孩子们的喜好只会离内心的孩童世界越来越远。还有挪威少儿基础教育必读的《怪物书》,则是通过一个怪物集中营让孩子们体会幸福感。这些来自非英语国家的绘本作品,最近相继被引进国内,为中国的小读者打开一扇看向世界的窗,让他们从中感受世界的多元文化。

  童书介绍

  巴西:《小心翼翼》

  作者:罗杰·米罗

  主要观点: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带来奇妙的结果。

  当前欧美发达国家的绘本是绘本市场上的主流产品,但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帕奇·亚当娜却为孩子们推荐了一套绘本,全部精选自非英语主流国家的优秀作品,每一部都获过当地乃至全球的大奖,中文版很好地保留了原作的艺术性与趣味性。这些绘本题材和主题各不相同,有适合在安静的夜晚和孩子一起分享的晚安故事;有讲述亲情、友情,陪伴与关心的暖心故事;有告诉孩子勇敢做自己的励志故事;还有用独特有趣的视角讲述大自然以及人生哲理的故事。它们用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述说着不同的民族文化,讲述着不同的故事,就像是为孩子打开一扇看向世界的窗,让孩子们从中感受世界的多元文化。目前这24册绘本被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收录在了“七彩云图书馆”系列中,其中包括巴西插画家、作家、剧作家罗杰·米罗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小心翼翼》。

  一名漫步花丛的园丁,一只消失的鞋子,一封从未见过的情书,一缕滑稽的胡须,一枚尖锐的金色胸针,一个风笛,一本日历,一张地图……《小心翼翼》以一株被养在花园中的白玫瑰作为切入点,展示着不断影响着人们生活的一系列小事儿,多数主人公相互并不认识,但他们之间发生的这些随机事件又都引发了一个又一个的小灾难。书的前半部分让人觉得生活或许完全是由命运决定的,而且有时候陌生人的行为也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困难。然而在故事的后半部分,所有的一切都被折叠了一下,朝相反的方向打开。这本书提出了有关人类动机的重要问题,虽然它是一本童书,但讲的却是一个关于善良、贪欲、财富、占有和同情的故事,看完这本书,你会发现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带来奇妙的结果。

  日本:《没关系 没关系》

  作者:伊东宽

  主要观点:没必要和所有人都做好朋友。

  日本绘本作家伊东宽有着三十年的创作经验,近日他在北京阅读季·名家大讲堂的活动中阐述了他对绘本创作的思考。伊东宽认为,从绘本中诞生的并非对孩子技能素养的训练,也不是所谓“对童心的守护”,而是对未知世界、对世间万物的同理心,是从意外和惊奇中发现乐趣,是孩子每一天成长变化给父母带来的日常感动。

  “我很少刻意地考虑孩子喜欢什么样的东西,这种思维方式只会离内心的孩童世界越来越远。我在绘本里提供的只是个想象世界的基础,在那上面所建造的东西或玩的方式由读者来完成,所以在绘本的制作中很注意留下想象的空间, 为读者提供他们可以充分发挥自己想像力和创造力的场所。”伊东宽在创作的时候不会特别考虑孩子的年龄,更多的是希望将自己认为有趣的、富有想像力的事物传递给读者,希望绘本能激发读者的想像力,去发现寻常生活中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大家在看故事的时候,就按照自己的想法,看属于自己的故事,就非常有意思。”虽然有时候读者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方式读伊东宽的故事时会与他的创作初衷背道而驰。“我有一本书叫《没关系,没关系》,有人读了这本书以后就告诉我,这本书是让孩子和任何人都做好朋友、和大家都交朋友的书。”但书中关于这一部分,伊东宽是这样设计的:这个小孩不想和别人一起玩,然后他自己在玩沙子。爷爷说,没关系,没关系。下面还有一句——那就意味着我没必要勉强自己跟别人一起玩。“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个时候你没必要和所有人都做好朋友。有很多人跟我说,看到这一句的时候就觉得,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如果有人跟我说这句话该多好啊。”

  挪威:《怪物书》

  插画作者:龚沃儿·拉斯姆森

  主要观点:作为一个个体,你也有改变大环境的力量。

  挪威被评选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怪物书》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们”基础教育时期都在读的经典作品,在这个夏天由磨铁图书旗下品牌大鱼读品策划出版。这本书中收录了包括古卢·桑斯达尔文学奖获奖作家劳拉·朱普维克,音乐家、制作人卡尔·赛勒姆,儿童读物作家本特·布拉特伦等20位极富想像力的创造者。他们笔下的一个个故事,都是一份份献给孩子们的特别礼物。书中的故事虽然光怪陆离,但配上挪威插画家龚沃儿·拉斯姆森色调明快、引人入胜的插画后,便使整本书成了一个童趣的怪物大本营,大怪物和小怪物,邪恶的怪物和善良的怪物,厉害的怪物和不怎么厉害的怪物;怪物住在床底下或泳池中,住在山洞里或是大树上,在地上跑或是在天上飞。

  “当孩子们被允许去淘气,被允许有一些怪物的本性可以释放出来,这些孩子肯定会更幸福一点。成年人对这样自由表达的容忍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我们需要训练这种对自我表达的容忍。”龚沃儿·拉斯姆森这样解读《怪物书》和最幸福的孩子之间的关系,她同时也提出,要与孩子们一起阅读这本《怪物书》,而不是读给孩子们听。“如果你和你的孩子都能同时投入的话,这种阅读经验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如果家长也觉得好看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你会念着念着就投入到这个故事中,甚至你都不知道这个故事会这么吸引你。”

  对话罗杰·米罗

  每个孩子心中都有自己的花田

  罗杰·米罗曾为100 多本书创作插画,并亲自为其中20 本撰写文字,2010 年、2012 年连续两次荣获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提名,9 次荣获巴西最重要的文学奖雅布提奖,多次荣获巴西图书馆协会、国家少年儿童图书基金会颁发的奖项,被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巴西分会及巴西国家少年儿童图书基金会(FNLIJ)认为是“具有杰出贡献的人”。2014 年凭借与曹文轩合作的绘本作品《羽毛》获得了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

  北京晨报:《小心翼翼》并不是一个常规意义上的童话故事,您创作这个故事的初衷是什么?

  罗杰·米罗:这是一个多角色的故事,也是一个有关于哲学的故事。我小时候就有这样一个想法,一个人做的事情在一条线上会影响下一个,最后又会反向影响回来。连锁式是一种讲故事的方式,每次做一个动作,加入一个新元素,有了新变化。在科学界的大混乱理论中,迸发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孩子们的想法。在中国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会在纽约引起大风暴。哲学家、科学家把孩子们的想法演化成一个伟大的想法,我反其道而行,我希望把大的问题返回到孩子们的小世界里。这本书是第一次在国外出版,是同时在美国和中国出版,这是不是一种巧合呢?书中也在探索这个问题。

  北京晨报:和一般的儿童图画书相比,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并没有看到那些常见的真善美的字眼,也没有直接体现教育意味,这是为什么?

  罗杰·米罗:我一直有一个理念,要给孩子们提供最好的故事,有人花15分钟就能讲一个故事,这不行,应该小心翼翼地给他们讲故事。跟孩子们交流的时候,如果你也奶声奶气地跟他们说话,他们会不高兴,觉得你是在跟他们玩,而如果你以正常的语气和语调跟他们交流,他们能感受到你对他们是很认真的态度。成人作家有时候会陷入误区——低估孩子,觉得他们没有大人聪明,所以会用一些很简单的词句,直接告诉他们一些道理。我在写作前不会总是考虑孩子,想着他们是不是能够理解、他们觉得好不好,我给我自己写作,把它当成是一个秘密,等我写完,我把这个秘密分享给大家。如果我给孩子们说,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故事、好的想法,我想分享给你们。孩子可能说,我们不想听。但如果我说,我有一个秘密要分享,孩子肯定说求你快告诉我。

  北京晨报:您希望孩子们在这个很不同寻常的故事里获得什么?

  罗杰·米罗:艺术的重要性不在于它的美和有趣,而在于它的矛盾性的体现。这个矛盾不仅体现在角色中,也体现在过程中。这本书像数学,故事可以循环。“叔叔”这个角色在顺着读的时候死了,但绕回来的时候,他又活过来了。这不是计划好的,而是注定发生的,就像生活,我们控住不了,也不应该去控制。这就是过程中体现的矛盾和冲撞。我受了莎士比亚诗词的影响,我认为好的作者塑造的是一个更真实可信的人物。在这本书里,每个角色的性格不以好坏做区分,每个人的性格中都有人性的复杂,孩子们更应该得到对人性细节的解析,他们应该了解人性的各个方面。

  北京晨报:这个故事设定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尾,有没有孩子给您讲过他们心中的结尾?

  罗杰·米罗:巴西有一所学校用这本书做为他们的一个课程,其中有一个男孩,把封面和封底都去掉,把每一页排起来变成一个圆圈,然后这个故事就可以循环下去一直讲。所以孩子比我们想象得更聪明。

  北京晨报:儿童文学的秘密武器是“反复”,这个故事就用了“反复”,孩子们为什么会喜欢“反复”?

  罗杰·米罗:“反复”是文学写作上的一种构造,对孩子来说非常重要。“反复”在法文中就是“彩排”,意味着每一次做都不一样,为什么孩子总是让你重复讲一个故事?因为,他们每一次听到的内容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应该向孩子们学习这点,在“反复”中得到不一样的东西。

  北京晨报:颜色对于儿童图画书是非常关键的,请您聊聊在颜色运用上的心得?

  罗杰·米罗:色彩是可以表现情绪性格情感的,每一个颜色都是一个角色,每一个颜色背后都有它的意义。比如中国特别大,最北的地区日照短,色彩单一,大部分是黑白灰,而我刚刚去过福建,那边的颜色就很多彩。再比如巴西有一些创作者,画的色调像生活在德国,都是灰色的,但他们的窗外是很多彩的。我在创作这个故事的时候完全是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的,但用色上我考虑了很多东西,基本上每一幅插画需要花一整星期的时间,一点点打磨,感觉都要把纸张的表面划破了。书中出现的每一个颜色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我试过很多次才确定了书封上用红色的边缘。

  北京晨报:您与中国儿童作家曹文轩合作的《羽毛》,让您和曹文轩双双获得了国际安徒生奖,这本书被称为“离哲学最近的绘本”,您们后来又合作了一本《柠檬蝶》,再次合作是什么感受?

  罗杰·米罗:《柠檬蝶》不是毛毛虫变成蝴蝶的故事,它讲的是柠檬蝶一直尝试着冲破水面,找到它的花田,但在最后一次扎进水里后,它再也没有起来。这是一本关于生和死的书,它没有回避事实,而是用很诗意的方式把生死的问题讲了出来。这本书已经给孩子们展示过,他们都能接受。曹文轩很勇敢地把生命的复杂带给了孩子们,他的写作中充满了哲学性,而我坚信插画中也是有哲学性的。曹文轩创作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故事,我再创作就想如何让每一页都变得非常了不起。这个故事讲的花田我并没有画出来,因为我相信每个孩子心中都有自己的花田。

  北京晨报记者 王琳

 


 
版权所有 北京晨报 1998 - 2013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晨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合作伙伴
Copyright 1998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