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第一眼
   第A03版:要闻时事
   第A04版:晨视界
   第A05版:晨视界
   第A06版:北京街区
   第A07版:北京民生
   第A08版:北京身边
   第A09版:北京现场
   第A10版:有事找晨报
   第A11版:国内关注
   第A12版:国际纵览
   第A13版:广告
   第A14版:文娱新闻
   第A15版:文娱新闻
   第A16版:文娱新闻
   第A17版:讲法堂
   第A18版:讲法堂
   第A19版:讲法堂
   第A20版:讲法堂
   第A21版:体育新闻
   第A22版:体育新闻
   第A23版:晨语
   第A24版:今晨播报
   第B01版:财经眼
   第B02版:2017中国经济表述·稳中有进
   第B03版:2017中国经济表述·监管“严”年
   第B04版:2017中国经济表述·中国气质
   第B05版:2017中国经济表述·消费升级
   第B06版:2017中国经济表述·新风口新江湖
   第B07版:2017中国经济表述·结构性牛市
   第B08版:2017中国经济表述·烦恼的人
第A04版: 晨视界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挂历的那些年 那些事
    《北京晨报》电子版维权胜诉
 
 
  2017年12月25日    目录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http://www.morningpost.com.cn/             北京晨报网
挂历的那些年 那些事
20多年间从火爆转为沉寂 美女挂历专业摄影人谈时尚与争议

  在老金的挂历小店里,曾经风靡一时的美女与宝宝系列,已渐成明日黄花。

   挂历,曾经是家里必备的生活用品,是提升家里环境的重要装饰品,更是新年来临之际的送礼佳品。又到了年底,人们延续着各种各样的或是传统或是新潮的辞旧迎新方式,唯独曾经风靡一时的挂历依然被遗忘。从热捧到冷场,挂历只用了20多年就从“时尚”转为“怀旧”。

  挂历·物

  挂历小店 

  9成主顾都是老年人

  西黄城根北街,来往匆匆的人们很少会注意到路西侧的一个小门,小门的入口处立着一个并不明显的招牌,写着“挂历”两个字。在年末的忙碌中,挂历显然是被遗忘的,这个小店也一样,昨天门庭若市,今天苦苦支撑,明天也许就会悄无声息地消失。

  店主金安光已经70多岁,店开了30多年,除了大年三十,金大爷没有一天不在迎来送往招呼老主顾。只是现在,老伴住院了,他不得不离开小店去医院照顾。为了不让那些特意来的人们失望,他把好朋友老孙叫来帮忙。

  二人相识已快20年,当年,老孙从门口路过,无意中发现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店主选挂历的眼光不俗,俩老北京就这么“客气”着成了相差近20岁的忘年交。老孙说,金大爷16岁进入工厂上班,后来因为工伤选择内退。上世纪80年代初,金大爷先开了家小书店,也顺便卖挂历,后来搬到现在的位置。随着时代变迁,挂历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按照金大爷的说法,北京五环内,也几乎只剩下这么一家卖挂历的小店。

  小店里目之所及是各种各样的挂历:生肖小狗、风景山水、花卉鸟兽、香车美人……这样琳琅满目的热闹如今并不多见。虽说现在有各种更便捷的方式提醒着日子更迭,但依旧有人离不开挂历这种最简单朴实的方式。“您这儿是卖挂历吗?”老孙循声看去,一位老人小心翼翼地迈进门。这位已经80多岁的老人家住东直门,一路打听着坐公交车找到小店。“我离不开挂历,没有挂历,这日子三天两头忘。我从东直门坐车到北海,打听半天才找到。”老人说这些话的时候,拉着素不相识的老孙的手,仿佛找到了依靠。老孙说,每年来店里买挂历的,八成是老主顾,老主顾里90%以上都是老人。里屋的小桌上,散乱地放着一桌子零钱,因为老人不会使用电子支付,所以每天要准备相当数量的零钱。

  风光不再 “大美人”封面淡出视线

  明年是狗年,店里一半的挂历都是各种各样的小狗。老孙说,除了生肖,保留下来的挂历系列还包括伟人、书画、风景,曾经风靡一时的美女与宝宝系列,已渐成明日黄花。

  小店挂出的挂历品种有将近百种上下,而“大美人”封面的只有四种。老孙笑称,这也许是近几十年,人们的思想和感官再不需要美女和泳装的刺激,包括名车这种曾经只出现在挂历中令人仰望的事物,如今也随处可见了。挂历的消费主力不再是年轻人,明星、美女再也不需要“上挂历”出名了。

  老孙说,曾经还有一个系列也是火到“没朋友”,那就是宝宝系列。“以前很多新婚的年轻夫妇,新房里都会挂上一本宝宝挂历,算是一份美好的希望。”而现在,不仅再没有小两口会挂宝宝挂历,连生育都成了需要鼓励的事情。

  如今,书画系列还算坚挺,很多名人字画印成的挂历,成了老人晚年时光学习书法绘画的模本。

  用老孙的话说,挂历最火的那些年,“老头儿可是赚着钱了!”那时候一本挂历卖10块钱,就能赚2块钱左右,要是赶上单位来采购,一拿一千本儿起步。而那时,二级工的月工资也只有40块零1毛。

  但是挂历的风光并没有持续太久。90年代中期就开始走下坡路。当年,北京很多印刷厂都会制作挂历,后来变成只有几家个人的印厂在印刷。现在,金大爷店里的挂历基本都是南方厂家通过快递发货。如今,店里多数的挂历还都维持在二三十块钱左右。最便宜的压在玻璃板下的单张挂历一块钱。

  一年一会 独撑小店只为一句“明年见”

  替金大爷看店的这几天,老孙明显感到今年挂历的销售比以往还要差。去年还有私企来成箱购买,但是现在眼见已经快到年底了,过去的旺季如今依然惨淡。

  挂历是“季节性”商品:11月开始卖,12月是旺季,过了1月份就走下坡,春节一过基本就完了。老孙说,平时,金大爷独自支撑着这间小小的店面,卖点书本文具,一天的流水不过几十块钱。

  我劝他把房子租出去,拿租金多省心。可他舍不得:关门了,老顾客上哪儿买挂历去?我出门上厕所,门上都贴着电话,就怕人家大老远找来了撞锁。

  金大爷的很多顾客一年只来一次,孩子的一年叫做成长,而老人的一年则意味着更多的伤感甚至是离别。金大爷就经常跟老孙念叨起一位95岁的老人,每年都是自己来。金大爷问他为什么不让孩子来,老人说就为了“来跟你碰碰面,看看你好不好。”老孙告诉记者,金大爷有个习惯,每位顾客临走的时候,他都要说上一句“明年见”。这句“明年见”,是礼貌,是祝福,是期待。也许是明年的相见甚欢,也许就是永别的倏忽隔世。

  挂历·事

  卷门帘包书皮 挂历曾经多功能

  36岁的穗子(化名),马上要迎来生命中的第三个本命年。她忽然想起,自打从出生的小平房搬离后,家里就再也没有挂过挂历了。

  小时候,挂历是简陋的房间里出挑的装饰品。挂历中的世界距离自己太远了:绝色美女展示着红唇大波浪,肆意的美丽着;金碧辉煌的摩天大厦,在被煤烟熏黄的墙壁上,骄傲地矗立着;或是拉风的摩托、炫酷的跑车,而现实中,家里唯一的私家车就是老爸的二八大永久。

  穗子记得,奶奶就老是抱怨,花里胡哨的挂历看得眼晕,美人大冬天地也穿着高衩泳装,看一眼都替她冷得慌。那么大的画,日期只有下面蚕豆粒儿大小,奶奶每年总是抱怨着再在挂历上挂一本月历牌。

  自从有了挂历,穗子的书本就都有了雪白的书皮。手巧的爸爸把去年的挂历从床垫下抽出,刷拉撕下一页,对折、裁剪,几下就让书穿上新衣,再写下书名和穗子的名字、班级,一切郑重得像是仪式。

  曾经的北京还很风靡过一阵用挂历纸加上曲别针做门帘。那一年,各家的旧挂历都成了抢手货,奶奶和妈俩人几乎有两个月的时间,每天吃完晚饭就低头做门帘子。这项大工程耗费了十几本旧挂历、几十盒曲别针,做完后外面再刷上一层清漆。最后做成了,得三个人合力才能抬起来挂上。那一年,院里每家的门框上都挂起了色彩斑斓的挂历门帘,随着人们走进走出晃来晃去。

  挂历中的事物 很多成了现实

  1995年,穗子一家搬离了小平房。那一年,爸妈单位都没有再发挂历,街头的挂历摊没到该甩卖的日子,就挂起了“买一送五”甚至“买一送十”的招牌,穗子发现,那些曾经高不可攀的美女、名车,现在竟也如此廉价了。

  在新房子里,爸不允许轻易在墙面上钉钉子,穗子也不再用挂历包书皮,唯一不变的就是奶奶屋里的月历牌,只不过变成了台历式的,只有奶奶才能想起每天撕一篇儿。

  过了将近30年,挂历中的事物很多都成了现实。泳装比原来更漂亮,只不过穗子总觉得得减肥后穿上才好看;家家都有了私家车,只不过堵车成了让人头疼的难题;家里养了挂历上那种小狗,只不过并不乖巧咬坏了穗子心爱的高跟鞋;就连挂历上曾经遥不可及的美国帝国大厦,当穗子真正站在上面的时候,感觉也没有小时候看挂历时的震撼。连现在的计时工具,都是自动的,让人很难再感到时光的消逝。而挂历则更有仪式感,每月一翻篇,每年一更新,提醒着岁月更迭,提醒着光阴流转。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王萍 本版摄影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

 
 
版权所有 北京晨报 1998 - 201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晨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合作伙伴
Copyright 1998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