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要闻
   第A02版:要闻时事
   第A03版:北京关注
   第A04版:综合新闻
   第A05版:关注区两会
   第A06版:北京街区
   第A07版:北京身边
   第A08版:北京现场
   第A09版:综合新闻
   第A10版:报刊亭
   第A11版:体育新闻
   第A12版:文娱新闻
   第A13版:未晚亭
   第A14版:未晚亭·故事
   第A15版:未晚亭·祖孙
   第A16版:未晚亭·学堂
第A13版: 未晚亭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崇德旺:原汁原味才是北京宫灯
简洁的包装纸
    《北京晨报》电子版维权胜诉
 
 
  2018年1月13日    目录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http://www.morningpost.com.cn/             北京晨报网
崇德旺:原汁原味才是北京宫灯

   漫步北京街头,特别是仿古建筑群落,经常可以看到各式宫灯的身影。宫灯,在中国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在过去,宫灯长期为宫廷所用,以雍容华贵、具有强烈的宫廷色彩而闻名于世。传统北京宫灯更是结构复杂、制作精良,用料讲究,多以各色硬木为框架,配以彩绘玻璃绢纱,下垂流苏。

  据出身于工艺之家的崇德旺老艺人介绍,传统北京宫灯出自清朝宫廷,过去为皇家御用,后来随着赏赐朝臣而传出宫外,流入民间。制作一盏宫灯,往往需要上百道工序,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如此繁琐复杂的工艺,也是现如今北京宫灯制作这门手艺面临着失传的窘境之一。

  59岁的崇德旺,至今还没能找到传人,“我得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为此,崇德旺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非遗进校园、进社区活动之上,最近又打算去学校开设专门的宫灯制作课,“希望现在的年轻人可以慢慢去喜欢,我就怕没有人学。”

  崇德旺

  1959年11月生于北京,西城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宫灯代表性传承人。1979年,崇德旺进入北京美术红灯厂,师从郭汉学习宫灯制作技艺,后又跟随徐文啟、袁振晶、翟玉良等人深入学习,全面掌握宫灯制作的所有工序。迄今为止,崇德旺已从事北京传统宫灯制作38年,能够制作各种造型的宫灯,在天安门城楼、钓鱼台国宾馆、北京饭店贵宾楼、恭王府等地都有其参与制作的各式红木宫灯。

  北京宫灯自宫廷流入民间

  “北京宫灯,是一种纯手工、纯木制的独特工艺美术品,过去是皇家专用,后来才因皇帝赏赐朝臣传出宫外,流入民间。”崇德旺说,清朝时,灯商多在正阳门一带开店设坊,彩灯艺人云集于此,进行制作和售卖。他所传承的北京传统宫灯制作,其前身就可以追溯到清代的北京文盛斋灯画扇庄,由浙江人俞氏、娄氏二人于1806年创立,其位置在前门外廊房头条79号,后来搬迁至琉璃厂东街92号。慈禧太后六十岁寿庆时,自西华门至颐和园沿街搭设的灯棚,其中大部分宫灯、彩灯,就是由文盛斋灯画扇庄的艺人们承制的。在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北京宫灯还获得了国际友人的赞赏和肯定,拿到了金质大奖章。

  说起北京宫灯的辉煌历史,已经从事北京宫灯制作整整38年的老艺人崇德旺,更多的是慨叹。制作一盏北京宫灯,需要经过锼、雕、刻、镂、烫、画等上百道工序,平均两到三个月的时间方能完工,其繁琐复杂可见一斑。崇德旺说,虽然制作出来的宫灯精美气派,但作为宫灯手艺人,却异常辛苦,“我们这个行业特别辛苦,没人愿意干。”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崇德旺至今还没能找到传人,“我现在把主要精力放在非遗进校园、进社区工作之上,希望没准儿将来会有人喜欢。”

  宫灯工序复杂要求高

  崇德旺出身于工艺之家,“我们一家都是干工艺这一行的”,他的父亲崇普善过去在北京美术红灯厂工作,母亲在绒鸟厂工作,哥哥崇德福在荣宝斋工作,还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木版水印刻版工序代表性传承人。据崇德旺说,自己打小就喜欢看公园里古建筑上悬挂的宫灯,后来因为父亲的缘故,1979年,崇德旺进入北京美术红灯厂工作,自此和宫灯制作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父亲过去在宫灯厂画花卉,小时候我经常去父亲的厂里玩,对这些东西特别感兴趣。”

  崇德旺说,进入北京美术红灯厂以后,“最开始做锼活儿,就是纯手工去掏制龙头和花牙子上面的镂空窟窿。因为是纯手工,一个熟练工,光这一道工序,要做三五个工作日。在镂空过程中稍有不慎,整块木板就全部报废。”光这一道工序,崇德旺就整整学习了半年多,后来又跟着师傅郭汉学习刨磨、组装等工序,“那个时候就是一点点学,今天做这个,明天做那个。每一道工序都有自己的门道。比如说开料,必须要开直,不能开弯,料口一定要小。锼活儿完了是光活儿,要用砂纸打磨光滑,方便上漆。”

  原汁原味传承北京宫灯

  据崇德旺介绍,北京宫灯一般分为六方宫灯、大花篮、四方宫灯、壁灯等种类,其中以六方宫灯为多,因其造型端庄大气,最为美观,“具体选用什么样的灯,要根据宅子的格局来定。”崇德旺说,传统北京宫灯的灯扇图案比较固定,“主要包括山水、花卉和人物,普通宫灯就在磨砂玻璃上直接画,高档宫灯则需要先在丝绢上作画,再贴到玻璃上。”

  “一件宫灯,工序很多,拆开来看,有一百二十多块。”崇德旺说,制作一盏北京传统宫灯,需要经过一百余道工序,平均花费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全部是纯手工制作,不管多小的一盏宫灯,制作工序都不能缺少一步。传统宫灯用的是榫卯结构,要靠木板之间的咬合来固定支架,这对手工的要求极高,过松或过紧都会影响支架固定。”崇德旺半开玩笑地说道,“只要把宫灯的销子打开,卸下一片扇面,整个灯立刻就‘散架儿’了。”

  “原汁原味地把北京宫灯给传承下去”,是崇德旺如今最大的心愿,“这东西没法变,离开这工艺,就不是北京宫灯了!”

  北京晨报记者 何安安

 
 
版权所有 北京晨报 1998 - 2017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晨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合作伙伴
Copyright 1998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